一场“田间地头”的巡回调解

时间:2015-5-29 14:17:17 点击:

2015414下午,东洲区人民法院院长郭赋携分管副院长于国辉、章党法庭庭长代秋杰及办案人刘建国等来到抚顺市东洲区哈达镇阿及村村委会,会同当地人民调解组织进行了一场“田间地头”的巡回调解。

一、案件背景

原告朱婆婆及其杨某某与被告舒婆婆及其子舒某均为哈达镇阿及村村民,朱婆婆与舒婆婆为堂姐妹关系。1997年朱婆婆到外地居住而将自称32垄园田地交由舒婆婆一家使用,舒婆婆支付1000元钱。2011年朱婆婆回到阿及村,欲要回园田地,舒婆婆一家同意返还,但围绕究竟应该返还多少的问题,双方各执一词,因此,两家人对簿公堂。

二、审理瓶颈

一是双方法律关系不明确。1997年内双方协商园田地事宜时,既没有订立书面协议,也没有邀请第三方到场,因双方本是亲属,友好协商时简单顺利。但发生争议后便各执一词。对于双方是租赁、借用、转让、置换始终说法不一,且无法提供相关证据,因此对双方的法律关系无法明确。

二是标的情况难以确定。园田地是1983年之前农村集体实行“包产到户”,交由农户自行耕种的“菜地”。与承包土地不同,既没有使用期限,也没有完善的登记制度。从分配使用以来的几十年间,从未做过集体调整。期间村民为了建房、耕种方便等原因自行交换、转租、转让等。阿及村分配园田地的原始台账早已遗失,因此对于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已无据可查。由于该园田地的原始分配情况无法确认,村委会及相邻人员也难以说清。办案人员曾会同村委会人员亲自到现场调查,双方对于田地的计算均以“垄”数为统一说法,无法确切园田地的“四至”,使得案件无法下判。

三是双方矛盾不断升级。案件曾经经历了两审,此次重审后,双方情绪更加对立。在审理期间,被告老舒头突患脑血栓,舒家子女均认为老父亲得病是因原告起诉生气导致,因此矛盾愈演愈烈。办案人员曾会同村委会及镇政府司法人员多次调解,均未果。

三、调解过程

在审委会讨论此案过程中,因事实无法查清,各委员均不同意办案人的下判方法,郭院长表示,亲自出面调解。414日,郭院长一行来到阿及村。因原告朱婆婆年事已高,来到村委会的是其女杨某某;被告老舒头因患脑血栓,其子舒某出面。当双方得知此次是法院院长来处理此案,从各执一词、争执不休,到面红耳赤。郭院长在听取双方意见的同时,发现了一些端倪。舒某虽然在与杨某某争执时言语激烈,但每提及朱婆婆时,都称之为“二姨”,尚存尊敬,可见亲情未泯,于是提出到现场查看,顺便看看老舒头。在现场双方指着争议的土地围绕32根垄的问题再次争执。于是郭院长又提出到原告家看望朱婆婆。同时要求舒婆婆也一并前往。

一对老姐妹因此案已几年未曾往来,此时相见,双方十分尴尬。郭院长见状,将两位老人的手拉在一起,聊起家常,缓和了气氛。二位老人一个已逾古稀,一个花甲过半,谈及往事,不胜唏嘘。郭院长见二人逐渐融洽,均对纠纷带有一丝无奈和悔意,便抓紧机会引导双方,“毕竟血浓于水,双方已近暮年,且为同族同胞,对身外之物又何必计较,不如各让一步,以和为贵。”最终,双方在郭院长的劝说下,达成一致意见,舒家同意将一部分园田地交还给朱婆婆家。双方达成共识后,郭院长立即安排承办人为双方拟订协议,随后组织村委会人员返回现场重新丈量土地,明确了“四至”。双方子女见老人已达成协议,便不再出言反对,在调解协议上签字。至此,一件历时多年的园田地纠纷案,终于化解。

 

 

稿源:刘建国

                            编写:刘婉婷

作者:抚顺市东洲区法院 来源:本站原创

友情链接

  • 抚顺市东洲区长安网(www.fsdzca.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单位:抚顺市东洲区政法委员会    抚顺市东洲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 Email:312638223@qq.com 站长QQ:312638223 辽ICP备13015621号-1